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60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而余下的两个人,一站一坐,却好像瞬间被抽掉了骨头,在夜色里颓败于地。

-----正文-----

海水仍然在咆哮,冰凉的水雾在夜晚里显得格外寒凉。但是无论是雾气的凉,还是夜风的冷,都不如裴醒枝淡淡的话语让人心寒。

楚白秋很久没有这种四肢麻木的感觉了,上一次他怀疑自己的耳朵,还是裴醒枝把他和顾北知的手放在一起,说要来一段三人婚姻的时候。

他觉得自己今天是不是没睡醒呢?还是应该去做个体检了?阿醒说的话,每个字他都听清了,但是为什么感觉到无法理解?

楚白秋还在发愣的时候,顾北知已经冲了过来。他颀长高大的身影在昏暗的露台上宛如一头黑豹,三两下就拿起那张文件从前往后翻,哗啦啦的纸张翻动声在夜色里显得格外幽凉。

他从前翻到后,又从后翻到前,然后拎着那几张纸,讷讷的向裴醒枝道:“阿、阿醒,今天是你生日,不是愚人节。别和我们开这种玩笑好吗......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他甚至很勉强的笑了一下,可是那笑比哭还难看。

裴醒枝倚在座椅里,揉了揉眉心,眼角眉梢全是倦怠:“后面那么大的章,你要不要去查一下真伪?”

顾北知愣了几秒钟,好像在劝服自己接受现实。他毕竟不是寻常人,失态只有短短几秒钟,将文件收起来,看起来十分镇定:“什么手术......你又没生病,做什么手术。再说了,你以为你想去瑞士就能去?我不点头,楚白秋不点头,你连锦市都走不出去。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lengleng.cc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