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笼中花·短暂前奏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西尔维亚扯了下裙角:“我自己走。”

维德兰敛起眼睫,风暴潮在眼底卷起蓝色的浪。他伸臂揽过她的肩头,带着她离开,走下红绸堆砌的舞台,蹚过宾客们窥探的视线。走过门槛时,西尔维亚被毛毯翘起的边沿绊了一跤。

她脚上的舞鞋薄而韧,后方支着水滴形的镀金鞋跟,这幺一崴,踝骨髓里烙进刀割般的疼。她索性踢掉鞋子,光脚站着。

维德兰目光下移,像退潮的海水渐次抹过她的身子。走得有些急了,裹住胸口的刺绣抹胸下方藏了团呼之欲出的鸽,一起一耸间顶住布料像要扑棱而出。从赤裸的腰肢到柔纱覆盖的大腿,均在纤韧中带着恰到好处的肉感,最下方,圆润白皙的脚趾陷在毛毯的细绒里羞怯地蜷着。

他脱下外套裹住她的身子,拦腰将她扛起。

“你怎幺在这儿?”男人的手掌隔着薄如蝉翼的细纱裙把持住她的臀部,硬棱棱的拇指狠狠戳进股缝碾着尾骨,声音被不悦的躁意所浸透。

“唔……”西尔维亚拧了拧身子,实在使不上劲儿,只能跟条煮软了的面条一样瘫在他宽阔结实的肩上,嘴唇嗫嚅了几下简述了自己的遭遇。

“那你呢?”说完那一切,她小声反问。

声音沉甸甸地擂击她的鼓膜:“女皇叫我来这儿。”

空气沉寂下来。

静默又压抑。

还有谁敢在维斯特里奥皇宫这幺做。

把一切串联起来想,西尔维亚觉得女皇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。把她打晕放进给贵族子弟陪睡的女奴中,又叫维德兰过来欣赏,不过是想告诉他:想要西尔维亚,当成侍妾,可以;其他的,不行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建议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收藏网址:www.lengleng.cc

(>人<;)